第330章 佛子的反击
书名:玄幻:开局五个美女师父 作者:芝士就是力量 本章字数:2479字 更新时间:2021/06/19 17:23:00

“我在呢。”

王尘不好意思,怯怯开口。

那一脸娇羞的模样,活像一位不谙世事的大男孩。

上秋长老回头,眉头当即一挑:“你?”

“是我。”

王尘再一笑,将一脸腼腆内向的大男孩形象,演绎得淋漓尽致,“那什么,长老,他喊我呢,要不,我出去?”

“你……”

看他这一脸挫样,上秋长老下意识便皱起眉头,想说“你能不能行?不行不要上去丢人”。话刚要出口,又觉得有点重。

毕竟,这是自家弟子,自己为人师表,总不好在这么多人面前打击他。

于是,便把头转向自己徒弟叶妃媗,传音问道:“此子什么来路?”

总得搞明白这小子是谁吧?

只凭一个名字,她上秋长老可不懂许多。

多年不理俗事,现在对于自家宗门,上秋长老知道最多的,恐怕也就是他们的掌教,还是当年那个小鬼。

其他的,真别指望她能了解多深。

就见叶妃媗也是一脸尴尬:“弟子,弟子也了解的不多……”

她知道王尘是大梦老祖的弟子,是他们擎天剑宗的小师叔祖。

但,也就仅于此。

除了名字,除了身份,她了解的真不多。

就是这身份,还是方才有人传讯给她,她才知晓的。

上秋长老哼了一声。暗道这小徒弟真是没用。

袖袍一摆,却是对王尘道:“行了,去吧。”

王尘乐呵呵上前,一步又跃上了佛掌,“怎么说,真要我辩得你哑口无言才算输?”

佛子没说话,人在石佛头顶,比了个请的手势。

那意思:你上来。

王尘摇摇头,依旧站在中佛掌掌心。

那意思:你下来。

你上来。

你下来。

你上来。

你下来……

僵持半天,最终是佛子眼角一抽,飘身落下。

看,我赢了。

王尘咧咧嘴角,右手负于身后,朝身后众人,比了个“剪刀手”的手势:✌耶!

“噗嗤!”

身后的剑宗门人一个没忍住,当即笑出声。

小师叔祖……还挺逗!

上秋长老脸有些黑。

显然是被王尘的骚操作秀到。

不过,她也没说什么。

能被佛子点名,就已经说明了王尘的本事。

即便对王尘不了解,心里也有疑虑,只是此时,显然不是落自己弟子门脸的时候。

佛子落落大方,半点没有被落面子的意思。说起来,这倒是他在给王尘面子。

毕竟,无论怎么看,先前与王尘的论道,都是他输了。

即便没有外人看见,可输了就是输了,佛子能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自己。

身为佛门佛子,佛门近千年里,最被看好的一位存在,他有这个心胸,也有这个担当。

所以,未辩先输一小局,在他看来,并不算什么,权当为自己先前的大意轻敌买单。

长老阿傩点点头,脸上亦露出微笑。

他不知道佛子先前在王尘手上吃了大亏么?

不,他知道。

正是因为知道,此时,他才会露出微笑。

真正的强者,从来不会畏惧失败。

在他看来,如果方才佛子故作姿态,还隐隐一副居于王尘之上的高高在上姿态,那才会叫他失望。

如果不是真的怕,你怎么会选择避让?

失败,不可怕。

可怕的是你连承认它的勇气都没有,这种人,注定不会有未来。

阿勒,终究还是那个阿勒。

佛门没有看错,他阿傩也没有看错。

根骨,天赋,悟性,慧根,心性,城府……没有一点,是居于人后。

当阿勒盘膝坐下的那一瞬间,阿傩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气势,更盛了。

什么叫天才,逆境而上,越战越勇,那才叫天才。

此时的阿勒较之先前,俨然已经更加可怕。

这个状态下的阿勒,阿傩长老确信,普天之下,已无人能是他对手!

至少,眼前这个剑宗小子,不能!

“道兄,请。”

阿勒开口。

双眸有金光流转,周身更是浑体佛光大放,有大智慧之相。

王尘肃然。一时也不再玩笑。

面对佛子,他亦盘膝坐下。

当他坐下的这一瞬间,底下巨佛,突然神光涌动,其石质体表,隐隐有光晕流转,同时石身微微发颤,一股气机升腾,将其周身笼罩。

立于石佛头顶的阿傩长老,突然飘身而落,被逼退下来。

整座石佛,周身上下,便剩王尘与佛子两人,一左一右,如阴阳两面,如清浊二气,遥相对立。

“理不辩不清,法不讲不明,既然佛子执意,那咱们便开始。”

王尘振声。

声音不大,经过石佛转化,却如洪钟大吕般,悠悠扬扬,在天地间回荡:“余者先且不论,王某先前所问,佛子能否解答?”

他说的是,自己先前的致命一问。

连外道佛像这种东西都被刺激出来,可想而知,他这一问,对佛子而言,到底有多刺激。

佛子神情淡定,目中古井无波。

面对王尘的发难,他似乎早有准备,当即回答:“道友说,世间多彩,乃是天地规则。我佛门若强推苦修,会致世间失色,变得单一,与天道规则不符,故必为天道所不容,道不能成,对否?”

“对。”

王尘点头。

“道友谬矣。”

佛子一笑。

其神情之淡然,隐隐有超脱之意。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王尘都不敢相信,自己先前,就是凭借这一问,让眼前这位佛子差点发狂。

“敢问道友,谬从何来?”

王尘正襟危坐,不禁发问。

“谬在道友将眼前的天地当成了未来,谬在道友将眼前的天道,当作了永恒!”

“哦?”

王尘眼睛一亮,也不禁来了兴趣。

比了个“请”的手势,示意佛子继续。

“呼。”

佛子轻出浊气,脸上却未有变化。微唱一声佛号,他手捻袈裟,一派超然之意:

“小僧且问,天地可变否?”

“旧时之天,可是今时之天?”

“旧时之地,可是今时之地?”

“若天地可变,道亦何能永存?”

“道友说苦修之法,未能容于今时之天地,贫僧却不敢苟同。”

“天地变化,法不恒一。既然天地一直在变,那么未来,如何不能有苦修之天地出现?”

“需知,道可道,非常道!这句话,可是道友告诉贫僧的!道友,可莫要朝三暮四,自己打自己脸啊!”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