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陈年旧案
书名:阴阳印阵师 作者:灰色狸花猫 本章字数:2507字 更新时间:2021/05/19 01:00:36

戴盛回到监察阁后,就将自己锁在屋子里,盯着那一桌子的卷宗档案看。

这些都是独狼所犯下的罪行,叠了高高的一摞。

戴盛是太清纪二十六年被派到这后土城监察阁的。那时候有两个白袍监察使因为调查独狼失踪,而后土城监察阁其他的人又有其他的案件要跟进,就导致了人手不足。于是天顶阁就打算派一个红袍监察使来跟进独狼的案件。原本派的是李钊,但李钊半路被枯木杀了,就改派成了戴盛。

戴盛表情严肃,拿起一卷最为破旧的卷宗仔细看了起来,只见上面写着:

“太清纪二十五年秋,城北多福玉石店掌柜莫方振被杀,死因是心脏被利刃穿透。并且,死者脸上还被带上了一个金色狼首面具。在此之前,据修罗堂线人情报,修罗堂新招了一名杀手,名曰独狼,是一名金属性印阵师,所戴面具与莫方振脸上面具相同。这独狼心思缜密,未留下任何直接线索可以确认独狼的真实身份。

之后,据在多福玉石店打杂的柳大牛所诉,莫方振为人苛刻,爱财如命,每天晚上都要在店里守着家业才能安然入睡。并且,柳大牛还说出,不久前莫方振刚与多福玉石店对面的新宝玉石店的老板——贾高才,为了争夺一块稀有玉石而闹地不可开交。为此,莫方振还扬言要派人杀了贾高才。

循着这句话,白袍监察使杜正和王坚就找到了贾高才,终于在明察暗访之中,了解到了莫方振死前一天贾高才的行迹路线,找到了修罗堂的一个联系据点。

端掉联系据点后,贾高才见隐瞒不足了,便说出了实情。原来,贾高才与莫方振常年打交道,他知道很清楚莫方振的为人,莫方振说了会派人杀他就一定是会派,所以,贾高才担心之下才决定先下手为强,先行雇凶杀了莫方振,以绝后患。

之后,贾高才就因买凶杀人而被处以死刑。此案就此告一段落,但独狼依旧逍遥法外……”

这是独狼出现的第一案,

戴盛看着被他翻得有些破烂的卷宗,摸了摸下巴,拿起另一本卷宗看了起来:

“太清纪二十六年春,杜正与王坚多次搜寻独狼无果,决定自己在修罗堂发布任务,以此来引出独狼。

发出任务后的几天内,杜正与王坚蹲守在任务目标身边,在暗中抓了几名修罗堂的杀手后,修罗堂终于派出了独狼。但独狼似乎也是七印印阵师,在任务目标身边同为金属性七印印阵师的王坚发现了独狼的同时,独狼也发现了王坚。王坚与杜正当即发出了封城的信号同时追赶过去。但独狼对后土城的一切建筑都极为熟悉,他逃离的速度很快,他居然察觉到了防守最为薄弱的地方,越过了城墙,掏到了城外。

而杜正与王坚不甘心就此放弃这来之不易的机会,于是就跟着独狼跑出了城外。然而,那夜之后,监察阁就彻底失去了杜正和王坚的消息……”

看完这本卷宗后,戴盛当即叹了口气说道:“七印金属性印阵师啊,但这一年我把城里的七印印阵师都查了个遍,可那些人都不是独狼,到底怎么回事啊?”

戴盛摇了摇头,然后拿起今天那白袍监察使去田家裁缝布匹店找掌柜记录的话看了起来,上面写的是:

“掌柜名为易平川,据他所述,黑衣遗失当晚,天空突然下起狂风暴雨,门口就涌进来许多躲雨的客人,但万万没想到,就在易平川巡店的过程,他突然发现店铺角落里的一件黑衣已然消失不见了,而架子旁还有一串脚印水迹。然而属下到达店里的时候,脚印已经干透,看不出尺寸,易平川也只有靠着回忆说是大概有七寸长。黑衣遗失时间大约是田中正被杀的前不久,应是独狼所盗。”

戴盛将纸上的内容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抿了抿嘴,拿出了笔,将纸上的“角落”二字圈了起来。

咚!咚!咚……

戴盛手指不断地敲着桌子,敲着敲着,他突然重重地拍了下桌子,站了起来,然后走出了房门,叫上了两个白袍监察使,再次往城南的田家裁缝布匹店去了。

……

戴盛他们到达田家裁缝店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正午了。

此时,戴盛正在店里四处逛着,而易平川则是在后面跟着。

逛着逛着,他们就来到了那店里的角落,也就是那丢失黑衣的地方。

戴盛四处望了望,指着那架子旁的窗户,看向了易平川问道:“丢衣服时,这窗户是开着的吗?”

于是易平川赶紧恭敬回道:“回大人话,当时天色不大对劲,所以小人早早就叫人将窗户关上了。”

听此,戴盛再问:“就是说,衣服被盗的时候,可供偷盗者进出的入口,就只要店铺大门了?”

“是的,大人。”

于是,戴盛就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看了看从门口到这店铺角落的路。

从戴盛所站的位置是看不见大门口的,因为从大门口到这角落至少要先走过店铺中间的柜台,然后经过一扇屏风,一般客人是不会走到这里的,因为再走都要走到店铺的内屋了。

“从门口到这有这么长的路,你们都没人看见什么人走进来的吗?”

戴盛皱了皱头问道。

听了这话,易平川就有些不好意思地回道:“回大人话,那晚进来躲雨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这店里的小二一个人就要盯着好几个人,这难免就盯差了啊!”

戴盛拿起那架子上颜色普遍比较暗沉的衣服看了几眼,边看边问:“这一款衣裳卖得多吗?”

“回大人话,由于我这店了大多是品质较高且价格较高的布匹与衣裳,所以一般都是大户人家才会来我这衣服,而大户人家大多比较容易张扬,大多喜欢显眼一点的眼色,所以这款黑色的衣服卖得并不多。”

易平川如此回道。

一听这话,戴盛当即饶有兴趣地看着易平川,问道:“哦,那你和我说说,都有哪些大户人家喜欢来你店买衣服啊?”

于是,易平川就昂起头,有些自得地说:“那可就多了去了,有城北的李家,城西的刘家和林家,城东的张家、沈家、何家,就连这城北的傅家,也是我们这的常客啊!”

“厉害啊!”

戴盛应和地点头道,然后看向了一旁在做纪录白袍监察使,问道:“都记下了吗?”

那白袍监察使赶忙回道:“记下了。”

听此,戴盛转头对着易平川微笑道:“打扰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了,生意兴隆哈。”

戴盛说完就带着两个属下径直往门外走去了。

“诶,多谢大人,大人慢走啊!”

易平川赶紧送着戴盛走了出去。

而戴盛一行人出了店铺,就直接骑上了金狼,头也不回地往监察阁去了。

……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